三個小鎮一台戲

作者:季新 日期:2020-12-03

03_29425298b99d07f389ac4003237add439b94f36e_w_500.jpg


“特色小鎮”人人皆知,“數字化”耳熟能詳……只是,“小鎮”本來意味着什麼,“數字化”又有何種深遠的可能性?這些答案,恐怕是人們最“熟悉”的“盲區”。

 12月2日,“特色小鎮與數字時代同行——數字時代小鎮機制創新論壇”在杭州舉行。本次論壇中,浙江杭州的雲棲小鎮、江蘇無錫的雪浪小鎮和甘肅蘭州的棲雲數字小鎮,共同啓動聯合創新中心的建設。雲棲小鎮、雪浪小鎮名譽鎮長,院士王堅也闡釋了關於“小鎮”和“數字化”的那些“情理之中”卻“意料之外”的關鍵之處。



01

解放思想

小鎮不是鎮,正如中關村不是村。

 對於雲棲小鎮這個浙江省特色小鎮發源地、杭州城市大腦策源地來説,它的提出,本意是像硅谷一樣,提升整個區域、整個國家、乃至整個世界的創新精神。 

小鎮最重要的主體,是層出不窮的創意、不受限止的“腦洞”,是聽起來大膽瘋狂卻終有可能改變人類歷史的思想實驗、技術探索。如果一味強調政府主導、名企主導,反而是失了“小鎮”的“初心”,變成了封閉僵化、自説自話的“套路”。 

當然,小鎮是新生事物,也因此受到了社會的寬容。小鎮的體制機制,各個地方,各個開花——雲棲小鎮有互聯網的稟賦,雪浪小鎮有製造業的加持,棲雲小鎮有西部絲路的便捷。人們應該對小鎮保持如此的開放態度,這樣,小鎮才會誕生出本來看不到的東西。 

不過,小鎮如何和“數字化”同行? 

這兩個近年大火的概念,怎麼樣才能“並肩走路”? 

靠的是數據的流動。雲棲小鎮的“城市大腦”就是個例子,人們可以用數據資源來重新優化城市所有的公共資源池。城市裏有太多不同的分界,不同的領域,是數據將其“串”在一起。 

這就像電氣時代的“電”——世間萬物,本沒有這一類的“相關”,是電把它們聯繫在一處。 

毫不誇張地説,21世紀數字化的工程成就,正相當於20世紀電氣化的工程成就:都是一百年來最顯著的影響世界的要素。

所以,“小鎮”和“數字化”的結伴,有理由激發出更大的可能,更多的機會,更火花四射、天馬行空的創新,而大可不必被現有的想法束縛手腳。

在現場,王堅不僅闡釋了重新理解小鎮和數字化的要點,還講述了一個李書福的“創新故事”:25年前,李書福到訪王堅的實驗室,認為虛擬現實技術可以拿來造車,很多人覺得不可理解。過一陣王堅去李書福的“造車廠”,發現竟然是個摩托車廠,大吃一驚。


03_fbe575ba10cefc5e6234e017326c12fafe123b8d_w_500.jpg

王堅院士 雲棲小鎮、雪浪小鎮名譽鎮長


更吃驚的是,李書福找來一位江西車廠的廠長,要打造一款前面像奔馳後面像寶馬的轎車,然而,當時他尚沒有造轎車的資格,於是乾脆又找到了一家四川的農用車車廠,讓這輛前奔馳後寶馬的車,後備箱打開時像一輛農用車——造車資格便迎刃而解了。 

王堅説,那時他覺得這個主意太不靠譜,嚇得連夜趕回去,住一晚也不住了。但是現在看來,李書福造的車,已經遠遠超越了他最初的“夢想”,這也證明,“創新”一事,實在不可用常理度之。



02

三個小鎮

近年來,特色小鎮作為一種產業集聚發展的新方式正在逐漸成長為地方科技創新與經濟增長的重要力量。 

與會的三個小鎮有着各自鮮明的發展目標與構想: 

雲棲小鎮是浙江省特色小鎮發源地、杭州城市大腦策源地,位於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錢塘江畔,瞄準了以雲計算、大數據為科技核心的產業方向,是浙江省數字經濟發展的縮影和高質量發展的代表。

 

03_a56b792b4f5ea3d98c48a6ded239339856b0525f_w_500.jpg

高衞星 中共杭州市西湖區委常委


位於無錫經濟開發區的雪浪小鎮,則以打造全球物聯網地標為目標。自成立以來,通過探索“小鎮+平台+生態+集羣”的發展路徑,依託無錫的產業基礎、自然環境、區域配套,吸引了一大批以製造業、智慧城市為應用場景的物聯網平台與生態企業。

棲雲數字小鎮位於甘肅省蘭州市榆中生態創新城,以“城市大腦”為切入點,以“工業大腦”為創新點,培育數字產業生態,着力打造“一帶一路”信息和技術制高點,譜寫數字絲路新篇章。

會議現場,中共杭州市西湖區委常委高衞星、無錫經濟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副主任楊建平、甘肅省工信廳副廳長王海峯分別致辭。主題分享環節中,雲仰科技CEO方彥彬、雪浪數制創始人兼CEO王峯、春風動力董事兼常務副總經理高青、無錫機牀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賈雲龍、杭州市數據資源局黨組成員傅衞權、雲棲小鎮黨委書記兼管委會主任王喆分別介紹了其數字化實踐和產業創新的努力。


03_1d909a77e0e00b2cc03d4097a3e70b905ee3c3bf_w_500.jpg

王海峯 甘肅省工信廳副廳長



03

區域協同

2018年,長三角區域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在兩年多的實踐過程當中,包括科技創新一體化、公共服務一體化等等,各地都在探索以新的樣態來實現對一體化進程的推動。 

此次論壇上,雲棲小鎮與雪浪小鎮間構建起的聯動,不只是兩個或幾個企業之間的聯合,也不僅僅意味着技術與產品創新上的交流互動。它們的聯動,實際上是長三角範圍內,以兩個小鎮的合作協同實現的體制機制創新,進而推動區域一體化進程的嶄新嘗試。 

藉助此次合作,雪浪小鎮也將逐漸在從此前的“小鎮+平台+生態+集羣”模式,發展為“小鎮+公共產品(中樞)+創新成果平台(大腦)”模式,打造出數字產業化、產業數字化的創新高地。這一發展路徑不僅能夠搶佔制高點,而且具備引領性、前瞻性、核心競爭力,標誌着自身發展進入 2.0 時代。


03_fc451720f16754458175ca1f7aed864b7080faf8_w_500.jpg

楊建平 無錫經濟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副主任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中國脱貧攻堅進入決勝階段,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也已經基本實現,但是區域間仍面臨着發展不平衡的問題。這種不平衡既表現在東西部收入上存在的差距,也表現在發達地區與欠發達地區間數字化水平的巨大鴻溝上。 

由雲棲小鎮、雪浪小鎮共同帶動甘肅棲雲數字小鎮的數字化實踐,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填補這一鴻溝。而棲雲數字小鎮的加入,無疑將小鎮間的合作維度從區域一體化邁向更廣闊的地理範疇。 

在實踐中,三個小鎮一台戲,極有可能成為先發地區帶動後發地區的一種突破性嘗試,對於促進區域間協調發展,縮小地區差距具有重要意義。




本期文章